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修仙战神 > 第160章 蹂躏至死
    这些日子,虽然大陆上发生很多值得关注的事,但有个人始终被神山和大陆修者挂念,因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在寻找他的身影。同时也因为这个人,大陆上平白多了数不清的流血事件。

    他就是在宝台山坑杀神山天骄近千人的杨戬。

    而且,根据小道消息,貌似曾幸免于难的云秀山最终竟然也吃了一个大亏,云飞扬莫名其妙消失了,生死不知。

    可以说,现在在大陆上晃荡的神山天骄最不爽的人就是那个叫做杨戬的少年土著,不管是有没有参加当日的黑铁盛会,总之最后都把他当成了敌人,仿佛是一种默契,不需要支会就明白。

    但他们找了一个月多月了,始终不见人影,再沉稳的心态也开始急躁起来,因为这件事太打脸了,如此高调的公开要灭了整个上官家族,到最后,人没杀了,少年也没有出现,太丢人。

    “大哥,你说这土著到底还会不会出现在月华城?咱们老是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啊,多浪费时间和生命,外面还有那么的精彩等着咱们呢,为了一个小子,是不是太不值?”

    月华楼中的一件豪华房间内,一名青年开口,他已经在月华城带了快半个月了,早就没有一开始来时候的新鲜,只觉得这里空气差,人都非常低下,连家里的仆人身上比城里的土著要干净。

    “你以为我不想?外界可都看着呢,当初扬言要灭上官家已经让咱们丢了一个脸,现在要是灰溜溜再走,咱们天露山岂不是真的要被天下人嗤笑?既然是自己挖下的坑,只能自己蹲进去。”

    旁边年纪差不多的一名青年一脸无奈,继续开口道:“温凉,就现在这月华楼里住着吧,虽然比不上家里的灵气浓郁,但这已经是最好的了,不过早知如此,就不应一巴掌把冷月楼给拍碎了,可惜了醉月仙,那酒倒是有些名堂。”

    听他这么说,名叫温凉的青年频频点头,附和道:“那醉月仙确实有点古怪,里面好像有种很高阶的能量,可以比的上家里的天浆琼露了!听说好像是月华之晶,只不过现在都被在了李家攥在手里。”

    “李家?哼!不上不下的家族,只不过是西山的一条狗而已!”温庭山讥笑道:“要不是他们还有点底蕴,否则都不用顾忌西山的颜面,直接杀进去。但这样也好,刀悬在头顶才有意思,要是落下来,一切不都结束了么?可惜了之前太快杀姓冷的几个人,否则说不定留下来还能够通风报信。”

    温凉听闻,纠结道:“低等的土著而已,杀就杀了。不过,我倒是想早一点结束,这一次留下来的还有牛头山的那两个喜欢睡在山里的丑八怪,还有赤金山老是钻在地下的怪人,你说咱们这长相,这气质,怎么就跟他们搅和在了一起?”

    牛头山的那两位,虽然生有人样,但因为功法的缘故,体内的血脉出现一丝变异,长出了两只小小的牛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妖兽化形了呢。

    而赤金山的两位,身体僵硬的就像一块金属疙瘩,成天冷冰冰的脸,跟谁欠他多少钱似的。

    但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这两座神山中人的生活习惯,一个喜欢在荒山野林里睡,一个喜欢在地下睡。

    温庭山想到那四个古怪的家伙,叹道:“他们长的确实有点掉价,但奈何人家的实力比咱们强啊。咱们三座神山留下看着李家里面,还不是家里拿了诸多好处,现在拿咱们当枪使呢。”

    “大哥,你说这姓杨的土著,有那么厉害吗?听说宝台山那次,上古人族都灭不了他……”温凉凑过去,小声询问。

    “咱们之间谈论这些无所谓,但切忌不要在他人面前说这些!”温庭山一脸严肃告诫。

    “我又不傻,让他们丢人的事我肯定不能说在面上,不就是当做什么没有发生吗?”温凉无所谓道:“不过我后来又听说云飞扬莫名其妙的失踪可能也与那少年土著有关……”

    温亭山打断她,道:“云飞扬身边有着云真林,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王级强者,你觉得凭着重伤逃走的土著,能够完成逆袭吗?还有,宝台山一战,只要是靠着出奇不起暗中提前布置的阵法而已,但要是一对一,他都过不了上古人族那一关!”

    “大哥你的意思是?”温凉有些迷惘了。

    “哼!大陆修者需要一个精神支柱,只不过是吹嘘出来的战绩而已,试想只不过和上古人族战了一场就重伤一个多月不敢冒头,这种人实力能高到哪里去?”

    温庭山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低声道:“只要那姓杨的土著敢冒头,咱们就一起上,把他当场格杀,到时候提着人头去云秀山,还能收获一件准圣级秘宝。”

    “大哥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有点道理……但我有个疑问,那事情既然如此明白,牛头山和赤金山为何不在城中呆着?”温凉又有些看不明白了,脑子转不过来。

    “你啊你,脑子里真是灌了凉水了!你要是那少年土著,想要回来,你敢光明正大的从城中正门大摇大摆走进来吗?”

    “肯定不敢啊,说不定多少人都在看着呢,一冒头岂不是暴露了!”温凉一脸的理所当然,好像很睿智的样子。

    “连你都看出来了,那阴险狡诈的少年难道看不明白?咱们这里确实离李家比较近,但那少年土著的第一步踩在的可是城外的土地上啊。可能是牛头山,也可能是赤金山。”

    温凉恍然大悟,终于明白其中缘由,但明白了还不如不明白,因为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家族好像比那两位丑陋的家族弱一点,否则也不会留在城里让人看笑话。

    “这么说的话,那咱们岂不是在这里干瞪眼?”温凉一脸不开心,兴趣索然。

    温庭山淡淡开口,安慰道:“也不能这么说,咱们还是要有机会狩猎的。这里人那么多,大不了就每天杀几个,逼迫他出来。他要是出来还好,如果不出来,遮蔽血债就得算在他身上,到时候头上再好的名声都得变臭!”

    就在他话音刚落后,宽敞的房间内想起了一道很冷的声音:“这就是你们天露山的做事方式?”

    莫名凭空出现的声音直接把温庭山、温凉吓的一哆嗦,跟白日见鬼没有区别。

    全城的人都知道他们住在这月华楼中,按理说是个脑子好使的人都得像避瘟神一样避开,所以他们从未想过有人嫌命长会来找麻烦,再加上这些天的无聊苦等,戒心已经降到最低,于是他们连基本的防御措施都没有布置。

    但正是这些因素,让刚来到月华城的杨戬就轻而易举的摸进了房间内。

    温庭山瞬间进入战斗状态,一脸戒备,喝问:“故弄玄虚,难道不敢见人吗?”

    温凉尝试着想要锁定这道声音,但他反复尝试,却发觉自己的精神就像是穿过了一团风一样。

    但接下来,房间内凭空出现一道身影,一个蓝衣少年脸上挂着微笑,只不过笑的很寒冷,让人不自觉地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杀气。

    “你就是那少年土著!”温庭山震惊,自己天天谈论苦等的少年竟然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还是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这要是偷袭,自己还能活命吗?

    等等,偷袭?

    对啊,他既然有如此神出鬼没的手段,为何要暴露自己,偷袭岂不是更好?

    温庭山锁定眼前少年,脑中闪过一个又一个方案。

    “没错,我就是你们日思夜想的那个少年土著。”杨戬眼神平静的不起丝毫波澜,不待他们说话,又继续道:“刚才我有千百种方法可以偷袭,但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我觉得咱们之间可以合作一下,我想问你们一些话,要是答的利索的话,我会考虑放你们一马。”

    “虚张声势,大哥别跟他废话,一起出手杀了他!”温凉话毕就闪电般出手,坚决贯彻实施之前商量好的对策。

    温庭山再拦也来不及了,恨不得直接跳窗户先走为上,他知道眼前少年所言非虚,他也认识到自己的情报有误,根本不知道少年有这样隐匿手段,在宝台山上根本没有使用过。

    “你个坑货!”温庭山暴怒,到这个时候,只有战斗了,而且他心中有一丝侥幸,觉得二打一的情况下,还是有胜利的可能。

    “出手么?没关系,反正我说的确实是假话。”

    杨戬眼眸森寒,这一刻他身上的情感全部消失,仿佛一个冰冷的机器一般,连房间内的温度都在骤然下降。

    然后他迅速出手,一道金光在房间内瞬间不知完成,不是什么杀阵,而是一座简单的隔音阵法。

    嗖!

    嗖!

    同时,两道金色的匕首从他额头间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斩上了一前一后的温凉和温庭山。

    “小心!”温庭山感知到危险,大喝一声,精神力从额头间飞出,形成一个金色盾牌挡在身前。

    电光火石之间,温凉出手不及,被金色匕首击中,前进的身形顿时止住,仿佛撞在了一扇五行的大门上,嘭的一声飞了出去,一路飞退,一路咳血,所幸房间够大,在退了近二十米后才停了下来。

    其实这也是杨戬故意而为,关键时刻收回了部分精神力,因为他不想自己的行踪暴露。

    而另一柄金色匕首此时也斩在了金色盾牌之上,但就在接触的瞬间,金色匕首的刀尖忽然生出一层淡淡的银色,一股极致危险的气息直接让温庭山脸色剧变。

    嘭!

    下一刻,金色盾牌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然后直接炸开,整个过程看起来十分流畅,肉眼根本看不出停顿。

    噗!

    温庭山忽然抱头,在地上痛苦的打滚,那柄金色匕首在斩碎他的精神仿佛之后直接轰进了他的精神海洋,不停的挥刀斩出无匹的银色刀光,在破坏他的精神力,疼的他根本使不出一丝力气,全心神都在抵御发自灵魂的那种痛苦。

    一招,一个重伤,一个垂死。

    但这才只是开始,接下来,杨戬额头上金光大放,生出密密麻麻的细长金针,分成两拨,像是金色箭雨一半攻杀过去。

    杨戬从来到月华楼感受到他们二人的气息之后,就已经胸有成竹。

    这温氏二人就像温室中的花朵,连那次去宝台山的天骄都不如。

    而他这半个多月,进步飞速,堪称恐怖,直接跳了两个境界,来到了十重天上位境,自信心爆棚,更加不把温氏二人放在眼里。

    “啊!”

    “啊!”

    两道惨叫声响起,声音之大,情绪是丰满,让人很动容,但因为阵法的原因,无论他们怎么嚎,外面都听不到任何声响,再加上他们的“威名”,恐怕就是死在这房间里,都不会有人知道。

    温庭山和温凉瘫倒在地,二人七窍流血,身下已经生出一滩水渍,疼的只出气不进气。

    “不是要提着我的人头去云秀山吗?怎么倒在地上干什么?”

    杨戬上前用脚踢了踢二人,然后一脚踩在温庭山的俊朗的脸上,让他脸颊变形,嘴角歪曲着淌血。

    “说!牛头山和赤金山的人都在哪?”

    杨戬释放杀机,精神攻击全部收回,悬在温庭山身旁。

    “你……你有本事……杀了我……”温庭山躺在地上声音断断续续,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上都是血迹,无比屈辱。

    “杀了你??哪有那么便宜?你们俩兄弟感情看起来很好啊,不知道你亲眼看他慢慢死去是什么感受?”杨戬笑的像是一个恶魔,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让人如坠冰窖,通体发寒。

    温庭山知道自己活不了,心中出现死意,但接下来,他脸色更加苍白,终于流出惊恐的表情。

    “是不是连自杀都做不了?呵呵,别急,不欣赏完好戏,我怎么舍得让你死?不仅如此,我还会悉心的救你们,然后继续折磨你们,一遍又一遍,让你们生不如死!”

    温庭山终于恐惧了,嘴里吐着血,颤声道:“你……你这个……恶魔!”

    “恶魔?我更喜欢被称作卫道士。如果你们什么都没做在这里等着猎杀我,大不了直接杀了,但你们做了什么?冷寒山他们五人是你们杀的吧?冷月楼上下的一共三十条无辜性命是你们杀的吧?!”

    杨戬心都在绞痛,眼前浮现了冷寒山、冷寒石他们的脸庞,又想到了和他们在一起嬉笑怒骂的日子。

    他刚来月华城时忽悠了上官云,后来又被冷寒石他们庇护的周全,一直得益与他们的帮助才能一步步走到进入,本想着等自己强大起来好好报答,没想到……

    他总是在外面杀人如麻,感叹生命的脆弱,但厄难真正落在自己身边,他发现自己竟然快要失控,很想要大杀四方,打当初参与进来的人全都杀光,一个不留!

    他心中愧疚,这一切的灾祸都因自己而起,连累了整个上官家。

    “我有的是时间,我会一刀一刀的把你们的精神撕碎,把你们的肉身千刀万剐,而且我还要你们眼睁睁看着,尝尽这种疼痛!”

    杨戬眼睛通红,身上溢出疯狂的杀意:“我要让你们知道,杀我身边的人,是多么错误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