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华夏奇门 > 第二章:‘罗刹’沉沦
    罗骅奇门弟子,年仅二十余岁的罗骅就已经是‘三奇六仪’之一。

    如此资质,只要正常发展,那必然会是奇门九宫殿的下一任殿主,更是让宗门引以为傲,崇拜弟子更是不计其数。

    用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来形容也是不足为过,为宗门百年难遇奇才。

    如此出色的弟子,竟然沦落至此,着实让人感到惋惜,但是又无可奈何,一代奇才也就此陨落,成为了这玉清山下的一个酒鬼。

    要不是有着其子罗羽悉心照料,想必罗骅必然会衣不裹体、沦落街头,成为受人唾弃的乞丐。

    而其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也需要从十三年前说起。

    当时风华正茂的罗骅,也是身怀一身正气,视降妖除魔为己任,力图将它们战斩尽杀绝。

    被天下术士尊称为‘罗刹’,只要其所到之处,必将所有妖魔斩尽杀绝,以‘罗刹’之名形容他,也是实至名归。

    在一次执行宗门任务之时,他们身处蛮夷之地,地形甚是复杂险要,加上他们征战多日,早已经是筋疲力尽,身体之上更是有着伤势。

    将一众小妖击杀之后,一只千年妖王也是不敌众人围攻,遭受重创,予以潜逃。

    多日的奔波便是为了击杀这只妖王,一项斩尽杀绝的罗骅怎能容忍如此败笔。

    尽管身体之上已经有了伤势,也是拖着疲惫的身体独自追赶而上,当其他宗门弟子发现之时,早已经不知其踪影儿。

    看着茫茫的大山,看着受伤哀嚎的同门,残存而下的众位弟子只能选择暂时撤退,尽管他们有着万般无奈。

    这里是妖兽的天堂,常年隐藏于此的妖兽,对于地形的熟悉自然 不是罗骅能够比拟的。

    当罗骅发现情势不妙之时,此时已经深入这蛮夷之地,而自己更是无法寻觅妖王的踪影儿。

    当其拿出天盘查看方位准备再次追击之时,却是出奇的发现天盘之上竟然疯狂的跳动。

    如此情形更是其见所未见,当其抬起头来环顾四周之时,却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先前还落荒而逃的妖王,此时竟然出现在了他的身旁,而在他的身后又是突然之间冒出了两只妖王。

    此时的罗骅才发现自己竟然中了它们的圈套,而先前的妖王故意露出破绽,将他引诱于此。

    孤军深入的罗骅发现此种情况之后,也是忍不住内心一沉。

    要知道按照他的修为,对付一只妖王尚且困难,要不是看在其受伤的份儿上,罗骅也是不会选择如此,再加上此时他有伤势在身,独自应战三只妖王,那是万万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而如此情形,也是妖王一手策划,毕竟‘罗刹’之名可是在击杀它们众多小妖的基础之上建立而成。

    此等深仇大恨,他们作为妖王怎能容忍,所以故意设此局,以将其击杀,以正妖名。

    面对三只妖王的疯狂攻击,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身体接连遭受重创,一口口鲜血也是狂喷而出。

    三只妖王犹如戏耍一般并不急于击杀罗骅,想要让其遭受非人般的捏待,才能解心头之恨。

    如此这般也是给了罗骅稍作喘息的时机,经过如此长时间的战斗,自己体内的法力也是消耗殆尽。

    在这必死的为难之际,罗骅也是咬破舌尖,以自己鲜血为引,使用奇门秘传遁术逃之夭夭。

    但是由于自身受伤颇为严重,即使自己暂时得以逃脱,也是无法躲藏众妖的疯狂搜索。

    感觉到自己的体力越来越虚弱,牵动身体上的伤势,让其眼前一黑,缓缓的向后倒下。

    在其闭眼的那一刹那,朦胧的看到一位妙龄女子,眼露担心的神色,那一刻他的内心也是一颤,那种久违的心动的感觉,只可惜他将要离开人世。

    不知过了多久,当罗骅悠悠的睁开眼睛之时,身体之上传来的疼痛,也是让他忍不住呼喊出声。

    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让他顾忌不上身体的疼痛,急忙盘座而起。

    那是一个阴暗的山洞,只有微弱的光亮从不大的洞穴之口散发而出。

    看着四周空无一人的环境,罗骅也是暂时放下了心来,虽然身体之上的伤势依然十分严重,但是总不至于就此丧命,罗骅也是稍微放下了心来。

    不管怎样,最起码自己还活着,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此时的罗骅也是想起自己在昏迷一刻看到的那个女孩儿,此时依然记忆犹新,就犹如刻在了他的心里,此时的他倒是有点儿期待。

    似是感知到了罗骅的苏醒,从洞穴之外,那个牵扯罗骅一生的女孩儿也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犹如邻家小妹,一条长长的鞭子挂在胸前,简单的粗布麻衣,虽然有些宽松,但是依然能够勾勒出她妙美的身材。

    双腿修长,皮肤白嫩,玉鼻挺翘,柳眉杏目,额头之上有着一团火焰犹如雕刻而上,更是显得活灵活现,无形当中增添一丝妩媚。

    小嘴轻轻地抿着,眼神之中也是有着一丝兴奋,好像在为罗骅的苏醒而感到高兴。

    见到此女孩的出现,正值青年的罗骅,眼神也是没有从她的身体 之上移开丝毫,生怕自己一旦移开,这个女孩儿就会从他的眼前消失一般。

    这道身影就犹如他的梦中情人,让他无法自拔...

    在疗伤的期间,两人也是日久生情,最终走到了一起。

    但罗骅怎知这个女孩儿就是他极为痛恨的妖族,当其得知此事儿之后,虽然也是有些吃惊,但是他却无法舍弃自己的妻子。

    更何况她如今也是已经怀有身孕,如此这般更是让他无法弃舍。

    此女便是罗羽的母亲朱灵儿,朱灵儿虽然身为妖族,修为也是将近千年,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残害过任何的生灵,甚至比世间的凡人还要纯洁。

    心地善良的她,自幼便是脱离了妖族,自己单独生活在这山林之中,这种平静的生活,她已经习以为常。

    罗骅的突然出现也是打破了她原有的平静,让她感受到了被人关爱的感觉。

    自此两人便是生活在这深山野林之中,饿了有野果,渴了有山泉之水,生活的甚是恰意。

    罗骅甚至都是忘记了自己是奇门弟子的身份,就想如此平静的生活。

    但是天总是有不测风云,在朱灵儿临盆之时,妖气外泄。

    而恰巧不巧的便是,此道妖气也是被‘大雷音寺’的和尚感知,顺着妖气追查到此处。

    发现已经临盆的朱灵儿自然是不会手软,朱灵儿由于刚刚临盆,妖气外泄,自然不是这些和尚的对手。

    虽然罗骅拼尽全力的阻拦,但是怎奈何自己双拳难敌四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被收服进了‘金箔’之内。

    自己抱着刚刚出生的罗羽,跪在他们面前苦苦的哀求,但是仍然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

    万般无奈的罗骅此时也是想到了自己的宗门,想要借助宗门之力将她的妻子救回。

    但是奇门也是有着宗门门规,怎能允许妖族进入他们的宗门,对于此事宗门的态度也是异常的强硬,根本没有丝毫的扭转余地。

    念在罗骅情面,只答应将其孩子留在宗门之内,毕竟他的孩子也是有着宗门血脉,这已经是法外开恩。

    伤心欲绝的罗骅,想尽一切办法也是无法拯救他的妻子,自此便是沉迷于醉酒。

    好像只有酒精才能麻醉他的心灵,让他缓解自己的悲伤。

    看着襁褓中的罗羽,他也只能暂时放弃,但是怎知,他的孩儿随着一天天的长大,后背之上也是有着残疾的出现。

    本就有着妖族血脉便是宗门弟子嗤笑的对象,再加上身有残疾,更是无时不刻的遭受到同门弟子的打击。

    看着每天以泪洗脸的罗羽,罗骅也是深感无奈,为了罗羽能够快乐的成长,罗骅便是独自带着年仅三岁的罗羽黯然的离开了宗门,从此再也不问事端,每天沉迷于醉酒。

    这一下山就是整整的十年,十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

    但是对于罗羽来说,如今的他已经长大,毕竟在这偏远的小村庄,没有宗门弟子间的争斗,有的只是那份纯朴。

    看着已经逐步走出阴霾的罗羽,罗骅也是庆幸自己的选择,毕竟自己的孩子有着一个快乐的童年,那也是异常难得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