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华夏奇门 > 第九章:前往宗门
    清风寨

    “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三当家被杀了...”

    二十余道身影一路跌跌撞撞的向着向着清风寨奔跑而来,眼神之中也是有着劫后余生,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是引起了当家和二当家的注意。

    此时的两人正在他们的大本营之内和一众的兄弟大碗喝酒大块儿吃肉,在他们的身旁还有着今天刚刚抢回来的数位美女相伴。

    突然听到山下传来喧哗之声,不由的眉头紧皱,看着连滚带爬冲进来的几位小弟,不由的暴喝道。

    “喊什么喊,谁死了这么大的动静!”

    只见为首的一个男子,体格甚是魁梧,裸露在外的身体也是有着数块肌肉高高的隆起,一只眼睛也是被一块儿黑布包裹,从黑布之下也是有着一条长长的疤痕蔓延到他的胸口之上。

    “大当家的不好了,三...三当家的被...被杀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坐在大当家一旁的一个男子,在听到此话之后,不由的将手中的酒碗摔在地面之上,更是震惊的站立而起,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来禀报的小弟。

    “真的,今天我们去围剿长清村,本来是万无一失,谁成想...”

    此时的小弟也是心有余悸的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没有落下丝毫的细节。

    “什么,竟然会有此事儿,真是不把我们清风寨放在眼里,我倒是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和我们清风寨过意不去。”大当家的听到此话不由的暴怒说道,说完便于起身去围剿长清村为他的三弟报仇。

    曾经他们也是华夏的守卫军,在一次大战之后,所幸得意幸存,不想再过那种刀口上的生活,和一众的兄弟在这玉清山落草为寇,十来年的时间里,也是不断的壮大,凶名在外,在这方圆几十里,谁敢找他们的麻烦。

    “大哥,咱们还需从长计议,三弟的仇恨咱们自然是会报,但是此人必然有着大能,咱们还是谨慎为好!”二当家的在听完之后也是略有犹豫的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老三白白被他们杀害,以后咱们怎么还在这一代混呢!”

    “此人必然大有来头,咱们先把他的底细摸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吗?如此行事可是兵家大忌啊!”

    “嗯!二弟说的有理,我定要血洗长清村!”

    听到自己的二弟分析,大当家的也是稍微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但是脸上仍有着难以掩饰的愤怒。

    “谁要血洗长清村呢?好大的口气!”

    正在此时门外不知何地突然传出一声优哉游哉的声响,让一众的强盗不由的站立而起,眼露惊恐之色。

    “谁?有种给老子出来!”大当家的一脸愤怒的呼喊说道。

    双手也是不自觉的向着身后的武器摸去,多年的从军生涯,也是让其养成了刀不离手的好习惯,尤其是面对未知危险的情况下,他显得更加的谨慎,如若不然他也不会成为这清风寨的老大。

    一个男子缓缓地走来,当其身影出现的那一刻,先前的小弟脸上也是露出惊恐之色,身体都在瑟瑟发抖。

    ......

    翌日,一则重大的消息以迅雷之势,迅速的传遍了整个玉清镇,所有的人在听到这则消息之后也是欢呼雀跃,犹如过年一般,每家每户都是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真是太好了,咱们以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生活啊!”

    “真不知是哪位活菩萨竟然会为民除害!”

    “听说清风寨血流成河,那大当家的更是人首异处,如今就挂在清风寨的门梁之上,真是大块人心啊!”

    ......

    罗骅就像往常一样,每天都是过得昏昏沉沉,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也是只字未提,就好像根本不是他干的一样。

    即使是这则消息传到罗羽的耳朵里,也是第一时间便是去询问自己的父亲,但是罗骅根本就懒得搭理他丝毫。

    而罗骅之所以会如此这般,也是有着自己的考虑,毕竟奇门可是有着门规在先,他也是养成了习惯。

    奇门门规,其中一条就是严谨插手凡人生活。

    对于如今的罗骅而言,这些门规也是已经没有那么重要的了,毕竟自己已经离开奇门多年。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这场风波也是逐渐的平息,成了人们茶前饭后的谈资,虽然官府之后也是介入,但是毕竟他们是强盗,也是不了了之。

    长清村的人们相比较其他人自然知道的消息相对较多,但是他们对外却是只字未提,守口如瓶,以免给罗骅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那可是上百条生命。

    只是村里的村民对待父子两人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民也是知恩图报,罗羽也是经常发现自家门前不时有着村民暗自放下的粮食以及野果。

    即使罗羽再三拒绝,也是难以说服顽固的村民,说是有着他们的守护,长清村必能长长久久,永世安宁。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如今距离宗门内试仅仅只有三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罗羽每日也是拼尽全力的修炼,但是对于八门遁甲的第三门,罗羽却是始终未能打开。

    尽管自己已经将全部的装备全部穿戴在自己的身体之上,也是无济于事。

    对于如此的结果,罗羽也是并没有强求,毕竟这八门遁甲越是往后,这脉门也是越难打开,而自己进步的如此神速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估,所以一切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爸,我今日就要独自上宗门了,这段时间你要好生的照顾自己!”罗羽眼神有些不舍的和父亲做着临行前的告别。

    罗骅今日不知怎地却是出奇的没有离开,好像专门的在为罗羽送行一般,虽然他在一旁犹如烂醉如泥一般,对于罗羽的告别甚至连头都是懒得抬一下。

    罗羽深深的向着自己的父亲鞠了一躬,如果不出意外,那么今年他有着绝对的把握能够进入宗门,而这一走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够和自己的父亲相见。

    虽然他也曾经劝说过自己的父亲陪同自己一同进入宗门,想必宗门一定会收留他们父子两人,但是罗骅却是一脸的不屑。

    也许他的心早已经不属于宗门,而且已经过惯了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宗门规矩太多,他这种形象着实也是不适合再进入宗门。

    对此罗羽甚至无奈,但是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他势必要加入宗门,只有这样他才能变得更强。

    罗羽始终坚信,当自己强到让任何人敬仰之时,那么他就可以让自己的母亲回到自己的身边,虽然他从小就未曾见过一面,但是那种思念之情却是一直埋藏在他的心里。

    看着收拾着井井有条的家,罗羽也是转身迈开步伐向着玉清山之内走去,他不敢回头,害怕自己一旦回头,那么自己将无法割舍。

    眼泪缓缓的流淌而下,身体之上只有简单几件破衣服,后背之上背着一把铁剑。

    而他之前锻造的装备,也是被罗羽再次拉回到了王铁匠铺,将其兑换了六两银子,交给了自己的父亲,毕竟如今的罗羽对于这个陪伴自己三个月的装备已经不再需要,与其留在家里,还不如给自己的父亲多留点银子,以供日后所需。

    玉清山的路途异常的艰险,毕竟宗门在这玉清山的深山之中,而自己之前也曾经来过两次,路途也甚是熟悉。

    但是罗羽却是不敢有着丝毫的放松,在这深山之中可是到处都是掩藏着危险。

    他深刻的记得自己第一次前来之时,有着一只老虎尾随在自己的身后,差点儿便是要了他的命。

    不知怎地这只攻击他的老虎却是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便是逃之夭夭,想想都是有些后怕。

    此时罗羽,速度也是异常的之快,几个腾身之间借助于生长在山体上的数木,行走了数百米之远,这在三个月之前他可是完全不敢想象。

    看着自己儿子缓缓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罗骅也是将酒瓶随手扔到一旁。

    眼神也是变得越发的坚毅,身体之上更是有着一丝威严之气,和其之前的形象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看来我也是该去做我该做的事情了!”